恶性肿瘤临床文献--熊胆粉对人脐静脉内皮细胞增殖与迁移作用的实验研究
 

1971年,美国学者波士顿儿童医院小儿外科医生Judah Folkman首次提出肿瘤新生血管学说,即肿瘤的生长依赖于新生血管,并由此发现了血管生成抑素(angiostatin)和内皮抑素(endostatin),给肿瘤患者带来了抗血管生成、延长寿命的益处。肿瘤,特别是恶性肿瘤在原位逐步生长、转移的过程中,血管生成起着主要作用,没有血管生成的发生,肿瘤的生长就很难得到氧气和养料。血管内皮细胞不仅作为血管的重要成分参与营养和氧气的输送,促进肿瘤的生长和组织修复,而且还释放许多细胞因子调控血管生成和肿瘤的生长。抑制血管内皮细胞的增殖与迁移,达到抑制血管新生,对控制肿瘤的生长、转移具有重要意义,并由此诞生了诸多针对血管新生的分子靶向药物,如贝伐单抗、血管内皮抑素等。熊胆粉(bear bile powder,BBP)首载于《新修本草》:味苦、性寒、归肝经,具有清热解毒、利胆明目之功效。熊胆和以熊胆为配方的中药对包括肝癌在内的多种肿瘤疗效确切,且未发现严重的毒副作用。本研究拟从血管生成的角度,研究熊胆汁干燥粉抑制血管内皮细胞增殖和迁移的作用。

熊胆粉对血管内皮细胞增殖活力的影响与空白对照组对比,随着药物浓度的增加和培养时间的推移,熊胆粉的活性逐步增强,在培养72h作用更为显著(P<0.05,P<0.01)。

熊胆粉HUVEC迁移能力的影响24h后,随着药物浓度的增加,划痕的宽度也逐渐变宽,HUVEC向划痕迁移的数量也明显受到抑制,且边缘细胞的数目也在减少。

分析:人体血管生成是在固有血管的基础上,内皮细胞以增殖发芽的形式形成新生血管过程。抑制血管生成,发展抗血管生成的药物,成为当今肿瘤基础与临床研究的一个热点。中医学认为气血瘀滞、郁久化热,久则成毒、耗伤正气、久而生癌,癌早期以热毒为主,中后期则以热毒与正虚或虚实夹杂为主,但热毒瘀结在疾病的整个过程中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存在。中药治疗癌症的方剂,均不同程度地使用清热解毒的药物,如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、半边莲等,以及化瘀散结的药物,如三七、莪术等。

熊胆味苦,性寒,归 肝、胆、心和胃经,功专清热解毒,平肝名目,杀虫止血,临床多用于目赤翳障、喉痹、疮疖肿毒等。现代药物分析发现,熊胆含有多种药物活性成分,如牛磺熊去氧胆酸,牛磺鹅去氧胆酸,熊去氧胆酸,鹅去氧胆酸。现代研究发现,清热解毒类中药不但可以抑制细胞增殖,还可以通过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、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等的表达,减少肿瘤体的微血管密度;同时在提高细胞免疫的基础上,抑制肿瘤生成。熊胆所含化学成分可能有直接的肿瘤细胞毒作用。本研究针对熊胆抗癌作用的一个途径——血管生成为靶点,以HUVEC为载体,通过分析熊胆对该细胞增殖活力,迁移能力的作用的影响,初步证明熊胆具有潜在的抗血管新生作用。

(中华中医药杂志 2014年7月第29卷第7期 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博士后科研工作站 褚剑锋 

福建中医药大学中西医结合研究院 沈阿灵刘丽雅李颖赵锦燕彭军洪振丰)